• 本期封面
  • 杂志目录
  • 下一页
  • 浏览情况
  • 往日期刊
  • 主办
    中化集团办公厅
    总编辑
    张宝红
    编辑
    郭凤琳 胡启林
    徐珊 陈路路
    设计统筹
    王向东
    编辑部地址
    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28号凯晨世贸中心中座1116室
    电话
    010-59568089
    010-59568098
    传真
    010-59568890
    邮箱
    本刊文章版权受法律保护,如欲转载,请与《新中化》编辑部联系
    内部刊物,免费赠阅

陪伴最长情

文/

景百峰 化工事业部中化蓝天太仓环保

她平静地坐在出口处对面的树荫下,黝黑的皮肤带着疲惫,花白的发丝有些凌乱,越发显得苍老

听到母亲要来南方,我一阵惊喜。我曾几次劝说让她过来,她总是推辞。因为大姐的特殊病情,身边得有一个贴心的人照顾,母亲总是不放心离步。

母亲坐了26个小时的火车来到上海。我请假去接母亲。和善如她,无论到哪里总能跟一些老乡搭上话。她借了一位老乡的手机打电话给我说已经到站,我让她在火车站出口等我,不要走开。母亲一直生活在那样一个深远偏僻的小村庄,从未出过远门,我生怕她走丢,在这偌大的上海可如何去寻……

下车之后,我直奔火车站。我终于看到了她——我的母亲!她平静地坐在出口处对面的树荫下,黝黑的皮肤带着疲惫,花白的发丝有些凌乱,越发显得苍老。她嘴里嚼着从老家带来的干粮,手里拿着一个皱巴巴的矿泉水瓶,显然用过好多次。

我悄悄走到她跟前。她没发现我,似乎在思量着什么。她看到我了。拖着风湿的左腿,母亲缓缓站了起来,脸上还是从前那般和蔼的微笑,嘴上责怪我接她来得太迟,但那种责备的感觉却如蜜糖。

此刻,母亲来到我的身边。她拉着我的手,嘘寒问暖。长年在黄土高原劳作,她的手都已皲裂。随身带着一个白蓝相间的旧挎包,拉链锁头已经坏掉,用针线粗粗缝合,显然离开家的时候太过仓促。我看着母亲,母亲看着我,两个人默契的笑了。

母亲让我给她找一个工作,挣点钱能补贴家用。我担心她年纪大,身体吃不消。母亲再三劝说,我终于妥协,最后给她找了一份超市保洁工作,工资虽低,但她乐在其中。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较早,天气闷热潮湿。南方的夏天就像北方的冬季一样漫长,每一个人都在炎热中煎熬。空闲时间我就陪母亲坐在楼下的凉亭,享受空气中夹杂着的些许凉意。我和母亲在一起总是能找到一些琐碎的话题,偶尔我们会一直说到深夜。傍晚时分,我带着母亲漫步在华灯初上的太仓,她很享受这种悠闲的光景。我问母亲在南方这边还习惯么,她微笑着,轻轻地点点头。太仓港区离江边较近,我带着母亲漫步在长江边际的公路上。她望着一望无垠的江水。微风吹过母亲的面颊,撩起一丝白发,我突然感觉母亲老了许多,感觉那么熟悉又陌生。母亲已不再是那个黄土高原上可以扛下家里所有农活的女人,她已经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我的思绪瞬间翻江倒海,作儿女的,总是对父母亏欠太多。

没过多久,父亲突然生病,母亲异常焦灼,我更是忐忑不安。母亲让我给她买回家的车票。她不让我和她一起回去,怕我耽误工作。我将母亲送到上海火车站,没有让她带更多行李,担心她受累。母亲上车前,再三叮嘱我一个人要生活好。她蹒跚的背影渐行渐远,我有太多舍不得。

母亲在,原本冷清的家增添了太多温情。母亲一走,我一个人落寞地返回住处,漫无目的地徘徊,就像一个迷路的小孩。一个人的家太过安静,有些不习惯。当我打开冰箱时,里面塞满了我喜欢吃的菜,都是母亲在菜市场精心挑选的,担心我一个人吃不好饭。

在母亲的眼里,儿女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我们在长大,父母在老去。也许在他们的余生,最幸福的事就是儿女的陪伴。别让陪伴迟到,莫让父母久等。

浏览: 2023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