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漫漫 唯有前行——写在勘探开发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际

时间:2012-08-01     来源:中化勘探开发公司
视力保护色: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大学毕业分配工作,一脚踏进了石油行业,转眼间三十年过去了。说来也巧,我在油田地质研究院工作十年,从事全国第一轮、第二轮油气资源评价和综合地质研究;在油田经济研究所工作十年,负责油田勘探开发项目评价和可行性研究。2001年初,作为石油上游专业人员,我被借调到中化石油中心参与石油上游业务开拓,没想到有借无还,从此与中化上游结下了不解之缘。现在,我在中化石油勘探开发公司工作也有十年啦。

十年来,没有任何资源的中化,通过收购实现了石油上游业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实现了从非作业者到作业者、从开发到勘探、从油田到气田、从陆上到海上的持续快速发展,规模和效益同步提升,战略区域的优势和地位逐渐提升。回想这十年来的风雨兼程,感慨万千。

“这十年来的每一个项目,从收购前的评价、谈判、决策,到报批国家有关部门时申报材料是否能被认可、观点是否能被接受,倾注了勘探人无数心血,也无不在考验我们的专业精神和专业能力。”

Atlantis项目是中化勘探开发公司并购的第一个项目。2002年1月22日,勘探开发公司签下了历史上第一个海外并购合同,从挪威的Petroleum Geo-Services(简称PGS)公司手里全资收购其下属公司Atlantis。虽然与此后的交易相比,这宗交易资源规模小、资产分散,但却是付出最多、决策时间最长、过程最为曲折的项目,同时也为我们积累了最初的海外并购经验,并建立起一支海外并购的团队。

2001年2月底开始,我们开始评价Atlantis项目。集团领导高度重视,组织了技术、商务、法律、财务税务等各方面的精锐力量,并聘请了专业顾问,对项目进行尽职调查;集团领导多次直接在伦敦卖方办公室参加评价和谈判,被我们称之为中化上游项目评价和谈判的“梦之队”。

谈判期间,大部分同事曾在伦敦泰晤士河边的两套房子里打起了地铺,烧水做饭炒菜,甚至还炒方便面。为了这个项目顺利推进,我们的评价人员曾经一周两次往返伦敦,与总部沟通、与卖方交锋;伦敦机场的国航地勤人员都为我们的执着感动,有一次破例把我们从经济舱升到头等舱。

2003年,勘探开发公司又从美国康菲公司手中收购了厄瓜多尔16区块项目。

2007年,勘探开发公司再次出击,通过收购美国New XCL公司,拥有了中国渤海湾赵东油田部分权益,首次进入国内油气勘探开发业务领域。

2008年,我们通过收购也门10区块项目,扩大了在中东地区的油气资产规模。同年7月,收购印尼MB项目,业务延伸到了东南亚。

2009年10月,从英国主板市场收购Emerald上市公司。

2010年5月21日,在新加坡一家酒店历经76小时闭门谈判之后,我们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手中以30.7亿美元购得其位于巴西海上Peregrino油田40%的权益,是迄今规模最大的一起海外投资。

这十年来的每一个项目,从收购前的评价、谈判、决策,到相关报批程序,无不倾注了中化勘探人的心血,也无不在考验我们的专业精神和专业能力。

“办公室的方便面老不够吃,工位后面的长沙发也睡穿了。”

同事开玩笑说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办公室。其实谁没事儿老加班,总加班说明没有效率和能力。但在创业之初,真是人少活儿多,步履维艰,办公室的方便面老不够吃,专门放在工位后面的长沙发都睡穿了。

2003年非典后期,我们赴美国对厄瓜多尔项目做尽职调查。前期评价阶段,我一直没有休息好,在飞机上啃面包,吃着吃着就睡着了,居然没噎着自己,现在想来都觉得好笑。

在中化的头几年,有时周末就回趟天津的家,等周一一早4点多再起床悄悄溜走。门一响,还没上小学的女儿还是醒了。当时住六楼,孩子趴在窗户边上冲着我大喊:“爸爸别走!”喊声里带着哭腔。看着立在窗前的那个小人儿,我心酸得腿都迈不开。

后来,女儿来京上学住校,孩子妈妈还在油田工作,周末我只能带孩子来办公室,来得多了,女儿几乎成了公司最小的员工,“小师妹”跟这里的人都很熟。

还记得2007年,我们评价第一个数十亿美元大项目那十天十夜,集团公司成立了领导小组和财务评价组、法律事务组、资产评价组、联络协调组,我负责组织资产评价组和联络协调组的协调工作。在内部汇报会上,集团公司副总裁、时任中化勘探开发公司总经理的韩根生负责汇报,我负责放PPT。有一张片子内容稍微多了点,韩总叫我放下一张的时候,扭头发现我已经睡着了,与会的集团领导都很理解地笑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公司刚成立时,我是计划部的光杆司令,负责规划计划和经济评价工作,一个手下也没有。走到今天,项目逐渐增加,规模不断扩大,人员也在补充和培养。很多老员工已成为公司的中坚力量。我经常一有机会就找员工聊工作谈想法,探讨如何提高工作质量和能力,乐于当“师傅”,也逼着自己提高水平,夫人还为这跟我“吃醋”,说我对她远没有这么细腻的心思。

十年的风风雨雨几天几夜也说不完。项目开发曲折艰难,很多时候举步维艰,甚至面临山穷水尽的绝望。

回顾中化进军石油上游业务的十年,可以说,最开始是为进入而努力,中间遇到困难曲折时则是为荣誉而战,大家坚持不懈,再到后来终成一定规模时为壮大奋斗。

走到今天,欣慰中依旧饱含敬畏。中化勘探开发公司想要发展、要做大做强,就要准备好迎接更多更大的挑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作者:赖豪魁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