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往事

时间:2013-12-27     来源:中化勘探开发公司
视力保护色:

飞机在引擎的轰鸣声中起飞了,我终于踏上了回国的路程,再次深情地望了一眼这片生活了三年多的土地,想起了三年前刚来到哥伦比亚的情形,一幕幕恍如昨日。

2010年,公司派我赴哥伦比亚项目公司工作,消息一来我当时不禁有点发懵。在我的认知里,哥伦比亚带着种种神秘,甚至一点恐惧。初到波哥大,面对陌生的环境,满眼西班牙语标志,着实感觉自己迷失了。初来乍到的我对一切都感觉非常陌生,甚至有点格格不入。

热情的南美同事

最开始接触熟悉的就是当地的南美同事了,他们爱感动、重亲情,更重视个人生活,号召“我们要成为一个快乐的公司”。

文化上的差异导致我们在价值观和处理问题的方式上难免会有碰撞。就好比南美异性之间打招呼流行贴面礼,每天清晨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慢慢地拥抱、贴面和寒暄。但对很多中方员工来说,这一礼节显然有点“热情过度”。同事之间沟通一项工作前,也要有一大段关于你今天心情如何,早餐吃得怎样之类等问候的前奏。而我们的工作方式,在对方看来,“太直接且不够热情。”想指出当地员工的工作错误,还没等我们开口批评,对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如此种种,当我们面对这些笑容洋溢却与我们千差万别的南美同事时,常常不知如何才能与他们十分融洽地相处和工作。但随着磨合与了解越来越多,双方求同存异,他们也逐渐适应了中方的握手和点头微笑,也变得注重效率,不再单纯以“追求快乐”作为在公司工作的最高目标了。我们一直努力挖掘当地员工的热情、投入、热爱工作的好品性,规避他们粗放、不爱钻研思考的劣势,建立规范的管理体系让他们有章可循。

来之前,原以为掌握了国际通用的英语就能走遍世界了。没想到挡在我们面前的第一道屏障就是语言。英语与西班牙语同属拉丁语系,很多时候他们习惯直接用西班牙语的词汇代替英语跟我们交流,一通表述后不禁让我们当即陷入“云里雾里”。

当我们和南美当地员工就某一项工作进行沟通的时候,感觉已经把事情说得明明白白了,可正当我们为与当地员工的沟通进展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往往会发现他们最后提交的工作成果和我们的要求相差十万八千里。再去追问时,人家解释说,点头代表同意,敢情南美同事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在理解问题,双方的沟通根本不在一个平面上。

有一次制定年度计划,跟南美同事交代清楚框架、今年的情况、明年要开展的重点工作等等,对方一口一个yes,结果交上来的计划完全不见之前沟通的内容,几乎就是把去年的那份计划改了日期,令我们哭笑不得。

后来,我们根据南美人的性格特征,在工作过程中运用了许多特别的沟通技巧。比如,要求对方重复我们的要求,或者以邮件的方式进行详细描述等等,沟通成效于是慢慢提高了。在一段时间的磨合中,许多哥伦比亚人甚至逐渐掌握了我们东方人的思维方式,这些看似简单的成绩,实属相当不易,来源于双方不懈的努力。

挑战HSE

第一次在海外扮演作业者的角色,不管在专业技术、经营管理、还是HSE工作方面,都是开创性的实践。从开始创建HSE部,到组成一支具备一定工作经验和战斗力的团队,中间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磨练和挑战。每次去现场检查就像一场战役,早上4点钟从床上爬起来,飞机、汽车,几经周折到达现场,与当地的员工和承包商研究解决问题,巡查完油田,回到波哥大已是晚上八、九点钟。

海外队伍似乎是在黑夜里摸索着勘探开发作业者前进的道路。比如在生产经营中,环保管理问题、环保认识问题、社区问题等等,这些困难曾让我们“吃了亏”,生产遭遇停滞。不过几经周折和努力,我们也在最短时间内恢复了生产。“吃一垫、长一智”,这一事件提醒我们:在时刻关注海外发展挑战的同时,也要高度关注与了解地区性最关键的经营瓶颈。在哥伦比亚,环保和社区关系是最需重视的问题,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成为公司发展的桎梏。

在目前全球资源战略飞速发展的形势下,各国都加强了资源的管控。勘探开发公司的业务是非常综合的,需要将技术、资源通过管理进行高度整合,面对海外错综复杂的作业环境,如何才能有效进行资源管理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得益于六十多年的贸易积累,中化在国际化管理水平上可能在国企中走得比较靠前,但与国外知名石油公司几十年的国际作业经验相比,还略显稚嫩。因此,我们既要有大无畏的精神去发展事业,又要用如履薄冰的态度去开拓海外业务。

难忘的海外生活

在常驻南美的日子里,我们都深深地被这里别具特色的风土人情所感染。波哥大总是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我们常惊叹这个城市的明净与爽朗,甚至时常调侃说,很多时候如果你走累了,随便坐哪儿都不会觉得脏。

但是,这片热情的土地最令人担心的,还是治安问题。常能听到当地同事电脑、手机等物被抢的消息,甚至还有人被挟持,抢走了银行卡中所有的钱。公司出于安全的考虑,严禁私自外出,并为我们配备了防弹车,制订了严格的安保管理制度,每天两点一线,清晨被防弹车“押运”到公司,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再被“押运”回公寓。夜色降临时,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公寓里,打开电视,都是西语频道,连英语台都很少。

身在异乡,与远隔万里的家人联系,每每关掉视频或挂断电话,就会怀着对亲人的愧疚与思念彻夜难眠。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几乎像约好了一样,又精神饱满地投入到新一天的工作中去了。

不亲自从事海外业务,可能永远无法体会海外作业的艰难。如果我们不能迈出勇敢尝试的第一步,也永远不会有在全球市场自由驰骋的机会。尽管我们吃过亏、交过学费,但一直在不断积累,并始终坚信付出终有回报。

作者:黄国海

友情链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