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品油质量加速升级:挑战与机遇

文/

能源事业部战略规划部 王珂

近年来,我国雾霾天气频发,政府和公众对影响空气质量的因素格外关注。机动车尾气作为大气主要污染源之一,成为我国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油品质量升级因此呈现加速态势。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油品质量升级步伐更快,在有利于大气污染治理的同时,给炼化行业、国内成品油市场以及政府监管等各方面带来一定挑战,但也为炼化企业带来发展机遇。

油品质量升级走出中国速度

我国汽、柴油标准主要是借鉴国外发达国家的汽、柴油标准发展而来。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汽柴油质量升级已历经六个阶段,油品质量从欧Ⅰ到欧Ⅵ标准,大概3-5年升级一次。

其中,汽油升级重点是硫含量大幅降低,严格控制苯含量,烯烃和芳烃含量呈下降趋势;柴油升级重点也是降硫,部分国家对多环芳烃或总芳烃含量提出要求,柴油一般分为车用和工业及取暖用油等用途,车用柴油标准要求更为严格。

由于消费结构不同,美国汽油质量标准比欧盟更为严格,而欧盟柴油质量标准则比美国要高。另外各国炼厂装置构成不同,也影响了油品质量标准中不同指标的设置。

我国自2000年推行无铅汽油以来,到2014年完成第Ⅳ阶段车用汽柴油的质量升级,并于2015年发布加快成品油质量升级工作方案,在执行层面加速推进。

按照规划,2016年底,全国全面供应国Ⅴ车用汽柴油。2017年10月31日,国家发改委通知称,11月1日起,全国全面供应硫含量不大于10ppm的普通柴油,停止销售硫含量大于10ppm的普通柴油。至此,普通柴油也实现国V标准。目前,我国已经全面实现国V油品质量标准,高于多数发展中国家,部分地区油品质量标准甚至已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2016年12月23日,国Ⅵ车用汽油和车用柴油标准正式发布,计划2019年在全国实施。届时,我国将用不到20年的时间,实现成品油质量完全达到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油品质量标准的目标。

与以往的车用汽油质量标准不同,国Ⅵ车用汽油标准分为A、B两个版本,分别从2019年与2023年起开始实施,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对烯烃的要求。车用汽油国ⅥA规定烯烃体积含量不大于18%,国ⅥB将该指标降为不大于15%。另外与国Ⅴ车用汽油标准相比,国Ⅵ车用汽油标准还将芳烃含量由40%降至35%,苯含量由1%降至0.8%(优于欧Ⅵ),T50降至不高于110℃。车用柴油国Ⅵ标准将于2019年起执行,主要变化将多环芳烃含量由不大于11%降至不大于7%,并收窄密度范围。车用燃料使用后的污染物排放进一步降低,对改善空气质量作出贡献。而北京于2017年3月起,全市提前实现全面供应国Ⅵ车用汽柴油。

总体而言,我国汽柴油质量标准升级速度不断加快,指标愈加严格和完善,标准也从以往的限制杂质含量进入优化烃类组成为主的新阶段。

挑战与机遇并存

我国用更短时间实现车用汽柴油质量标准达到发达国家或地区汽柴油质量标准水平的同时,给炼油企业、成品油销售和政府监管等带来很大挑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我国炼油装置构成的特点决定了汽、柴油质量进一步升级难度不小。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汽油生产装置单一,主要依靠催化裂化装置,烷基化、异构化装置比例很低,带来汽油烯烃含量高、安定性差、硫含量高等问题。为改善质量而采取降低催化裂化苛刻度、催化汽油加氢精制等手段,又会使催化汽油辛烷值损失。柴油主要是增加柴油加氢/柴油改质装置能力,但是加氢裂化和催化原料前加氢的比重依然较低。今后,油品质量升级技术还需不断创新,研发更加有效的清洁燃料生产技术。另外,油品升级必然导致国内平均生产加工成本的提升,给炼油行业带来成本压力。

其次,油品质量升级的关键时间节点可能导致市场短期供应紧张,短期价格大幅波动。2017年下半年以来,国际原油持续震荡上行,国内成品油行情随之开启反弹之路,尤其是柴油在经济好转、基建投资增长的带动下,需求旺季效应明显,加之2017年下半年柴油升级频繁,部分区域供应紧张,柴油批发价格涨势尤为突出,当年四季度柴油批发价接近零售最高限价,影响终端销售盈利水平。

再次,普通柴油用于矿山、机械和工厂,升级监管难度较大。政府在推出国Ⅴ汽柴油标准的同时,对清洁燃料实施优质优价。但是,由于监管不到位,少量油品经营商不按规定执行油品质量升级要求、违规销售非标准油品,偷漏消费税,巨大的价差对于优质完税产品造成很大冲击,扰乱了市场秩序,还使得油品质量升级对大气污染的治理作用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最后,周边主要发展中国家汽柴油质量标准低于我国,炼厂出口效益受损。目前,东北亚朝鲜、蒙古汽柴油标准均在欧Ⅲ以下。东南亚地区11个国家,除新加坡为欧Ⅴ标准、泰国为欧Ⅳ标准外,其余国家汽柴油基本在欧Ⅲ以下,品质差异影响我国成品油出口盈利。

但另一方面,应该看到成品油升级不仅具有明显的环境效益和一定的经济效益,还有效推动了我国炼油行业深加工能力和装置工艺水平的提升,以及落后产能的淘汰。随着油品质量升级步伐的加快,国内炼油企业装置结构不断优化调整,装置加工灵活性,深加工、精加工及加工劣质进口原油能力不断加强,催化裂化能力和加氢精制能力持续较快增长。

另外,通过油品升级、提高油品标准,形成倒逼机制,加快淘汰落后炼油产能,推动炼油企业转型升级。今年1月26日,国家发改委等十部委发布《关于对炼油领域严重违法违规和失信行为开展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围绕产能建设、成品油质量升级、安全、环保、税收等领域进行专项治理,进一步增强监管力度,一些规模较小的地炼企业发展道路将越来越窄,不得不面临退出市场的命运,资源将向优势企业集中。

因此,只有政府、炼油企业、成品油销售企业共同发力,严格执行新标准,加强市场监管,国内石油市场才会有更加公平健康的发展环境,切实改善大气质量的终极目标才有望实现。同时,相关企业也因适应变化,提前做好产品标准及市场销售的谋划。

浏览: 3154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