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今天,重塑未来

文/

集团公司总裁 张伟

未来十年是中化发展至关重要的十年,是我们落实创新升级战略、再造新中化的关键时期。下好创新这步先手棋,必须着眼于未来,勇敢地进行突破。未来是什么样呢?我们现在未必都能看得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环境会发生巨大变化,事实上这种变化现在已经开始了。现在的所有行业,如果用上互联网和数字经济,都会大变样,边界都会被打破,原来的模式和定义都会被改写。现在这种变化还处在加速的过程中,处在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中。这个趋势决定了中化未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企业,决定了我们的员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就在大家都在思考如何改变和突破之际,宁总抛出了《科学至上》的万字雄文,提出将中化全面转型为科学技术驱动的创新平台公司的宏大构想。这必将再一次点燃中化人的创新激情,开启公司全新转型再造,将中化引向行业领先、受人尊敬的未来。

最需要战斗精神和斗争精神

我们很多人习惯于站在过去或现在来看未来,这样很容易看不清事物发展的趋势和规律,不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以致于错过了发展时机,最终被历史的车轮所抛弃。今天的时代,我们需要转换一下视角,站在未来来看现在,很多东西就会比较清楚。

以这样的视角看今天的中化,就会发现我们有很大的不足,有很多不适应,必须作出选择和变革。那么,中化现在到底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我认为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有些自我满足,自己觉得比较成功、比较规范,小富即安,缺乏斗争精神和战斗精神,不敢去尝试,不敢去试错,不敢去失败。企业就像一个生命有机体,我们现在有些像一个60、70岁的老人,缺乏不断成长的活力和生命力。实事求是地讲,中化现在是一家不错的企业,但如果我们让自己的硬壳束缚住了手脚,失去探索未知的勇气和危机感,将很难获得进一步的成长空间。所以,我经常讲,我们需要勇士,需要英雄,跳出旧思维,打破舒适区,去跋山涉水,闯出一片新天地。

10年、15年后,中化要成为什么样的企业,决定了我们现在该做些什么。如果这样来考虑,就可以打破束缚,重新定义行业。未来的行业会是什么样的?未来行业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样的?企业与周围生态圈的关系会是什么样的?说实话,我们现在也不是很清楚,即使知道一些,也是立足现有的技术和需求。这很正常,因为环境波动太大,可以说是日新月异,新模式和新技术层出不穷。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勇敢地去探索,大胆地去尝试,重新审视我们的战略和发展理念,重新定义现有的业务。这就要打破我们思想的束缚和业务的边界,比如能源化工的互联网项目、农业事业部的MAP战略与金融事业部的Fintech,这就有跨界和融合了。因为它突破了自身的边界,甚至突破了中化的边界,推动了整个行业的重构。

实现每个人自由全面发展

组织的边界决定事业的边界,突破组织的边界才能有更大的事业。组织也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最终还是要靠人来突破。我们经常讲要把人看作是最宝贵的资源,但说来说去,还是把人作为一个抽象的范畴,没有落到一个个具体的员工身上。现在时代面临这么大的变化,我们不应该把人当作一个抽象的整体来看待,而是要当成一个个独立的个体。这样看,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的,充满自身特色的,每一个人都是创业者,是CEO,是英雄。因为这个时代使得每一个人都有了更全面发展的条件和可能性。在过去,资源、机会和信息都很难获取,人被束缚在组织的某个部位。但现在不一样了,只要你有本事、有点子、有潜力,不愁没有投资,不愁没有施展的空间。现在这个时代,人已经得到了很大的解放,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的个体,独一无二的个体。只有把一个个个体解放出来,海量的创新才能发生。一束光很耀眼,其实是无数个光粒子驱动的。企业也是一样,有相同价值观的不同个体相互映照、汇聚,才能形成光波,照亮未来。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面讲,要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企业也是一样,要让员工有更自由的空间,充分尊重员工的观点和想法。每个个体的强大才能汇集成组织的强大,反过来,企业也要为个体提供更多的能量、更多的资源、更大的平台,支撑个体的强大。每一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可以让越来越多的光粒子形成光束、光柱。到那时,这个组织就被彻底改变了,它的角色定位和考核方式都要随之改变,人人都是CEO、去中心化和人单合一,这些梦想都可以变为现实。公司就变成了一个平台,每一个员工都是创业者,公司主要是做支持、服务和放大的工作。这样的组织是鲜活的、弹性的,不仅内部小组织的边界被打破,公司的边界也被打破,也能够汇集起更多外部的力量,无限延伸,甚至对行业的定义也会改变。

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就可以打破事业的边界了。为什么腾讯、小米能扩张得如此迅速?因为它颠覆了行业、打破了边界。现在已经不能清晰定义腾讯和小米是做什么行业的了。小米既做手机,也做电视,还做空气净化器、路由器,甚至做牙刷,投资了很多新兴行业,你说它是哪个行业?大概7、8年前,小米刚诞生的时候,没有人想到它会迅速成长为中国前几位的手机制造商,因为模式变了。未来如果我们突破企业自身边界的话,就可以看哪个炼厂干得好,就去投资,而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炼厂;看到配套行业哪个企业干得好,也可以去投资。这就跳出了小我和本位,企业也就充满了无限可能性。

实行更加严格高效的市场化管理

国家现在大力提倡创新,这实际上对人提出了更高要求,因为不仅不能违反党纪国法,还得好好干事儿,创造性地干事儿。创新要解放员工、解放个体,但调动积极性和严格管理之间不矛盾。市场是残酷的,市场化管理是更加严格、高效的管理。我们从事的是高尚的事业,所以要有更加严格的纪律。打个比方,基督教徒要进天堂,就要按时去礼拜,就要donation。即使出家当和尚,也要遵守清规戒律。我们是因为有共同价值观而聚在一起,坦诚温暖和谐包容应该是我们的工作氛围,但不是我们的目的。公司不是家庭,最终目的是要创造价值、实现发展。中化历史上之所以出现严重危机,我认为就是因为当时是个“个体户联合体”。现在,我们要变成“创业者联合体”,更要有纪律上的要求,更要有市场化的管理模式。比如,创业不成功,该淘汰就淘汰;干部能上能下,谁有本事听谁的,谁有能力听谁的,不是谁官大听谁的。我们的管理是为了提高效率,你认同我们的价值观,就得遵守我们的规定。

经济学家科斯因为提出交易成本这个概念而获得诺贝尔奖。他说,企业之所以会出现,就是因为形成企业后,一些事情内部处理起来,交易成本要比市场交换的形式低一些。但是企业大了也有大企业病,会抵消掉这部分交易成本。所以企业也要有边界,把一些事情交给市场。我们现在内部的管理成本太大了,外部的边界都打破了,内部的壳必然要破除掉。内部要市场化竞争配置资源,多劳多得。只有破除内部的界限,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才能调动起来,否则还是谁官大听谁的,或者哪个部门主动多干活,反而因为越界闹出不愉快。中化有5万名员工,这里面有足够的精英,关键是要让他们有足够的空间和平台来施展。比如,未来是否可以实现部门是常设的,但是是虚线的,做事是实线的。实行项目制,从不同的部门抽调人组成小团队、项目组,谁干得了谁上,谁干成奖励谁。有组织、无结构,也就是没有固化的结构,把员工的潜能发挥出来,这才是“以人为本”。

打造梦想化公司

宁总曾经讲过,梦想和痴醉是可以改变世界的。目前,中化发展得不错,但我们还没有梦想化公司的特质,我们更关注的还是账上有多少资产、卖出去多少东西、挣了多少钱这一类东西。这些固然重要,但我们要有更长远的打算,更广大的关怀,要在使命愿景的感召下去畅想、去实践、去试错,打造成一个有梦想的公司。未来不是我们来定义自己,而是客户来定义我们,客户对我们的定义则是检验我们是否成功的标准。如果客户也把我们当成一个有梦想、有未来的企业,双方的合作是同频共振的,他们相信我们是用更加美好的未来把大家凝聚在一起,而不仅仅是为了买点更便宜的东西,那么我们就成功了。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的企业文化,我们的愿景使命价值观,就应该像《共产党宣言》一样,有着极高的内外部感召力,旗帜一挥,应者云集,大家聚合在共同的旗帜下,去实现共同的目标。现在宁总提出了“科学至上”的号召,我相信经过大家的学习研讨、碰撞聚合,会变成中化走向美好未来的一面旗帜。

浏览: 3289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